Categories

一年又一年

今天有点恍惚。
仿佛刻意想略过的日子,生日,新年。
还有……那些所谓的“大日子”。
生活在逆水行舟的同时,我总会想为什么不能拨转船头。
因为无论多少年,顺风顺水的日子永远不属于我吧。

大概也许可能

冻柿子2
第一场雪下下来之后,大家都以为今年的冬天会很严厉。提前供暖了,买了厚厚的衣服严阵以待。可以后的一个月,都只是毛衣加一件外套的程度。
这个星期无疑是入冬以来最冷的。我出门的时候不得不戴上了口罩,否则鼻子和脸颊就会生疼。在外面走一会儿,心情就不知不觉烦躁起来——对于温度的耐心总是特别差,过冷或过热,都能让我变成另一个人。

一月刊终于下厂了。
在恍惚中渡过了周末的最后一个下午以及晚上后,讲完最后一个电话。我看到年初那盆肾蕨多出来很多干枯的枝叶,于是拿了剪刀一一剪除。它到我家就快一年了,日子好快。我前些天还梦见我的这些植物因为某种实验而全部打碎了,正要伤心,忽然意识到是梦境,好像中了彩票似地。
那天的梦里,我再次被困在心知是坏掉的电梯里,从高层直线坠落下去。

感谢

瓜叶菊与窗
感谢丁丁和宁远,他们给了我这个地方可以保存文字和图片。
可惜现在已经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照顾仅仅是很自我的一小块地方。
不过既然都给我了,码字对我来说总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
祝大家在年末的时候都开心,充满希望。

Hello world!

Welcome to WordPress.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then start blo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