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第八日的蝉

凡事并无完美可言。偷走别人的小孩,并且施与爱与关怀照顾的女人;憎恨父母,一直在阴影中成长起来的女人,命运的重叠与相遇,在美好的海天之间,海上的小岛,真是浪漫。生活需要的,并不一定是余华那样的刻意的残酷才叫做现实。

刻意的残酷与刻意的浪漫,刻意的悲情与刻意的无动于衷,统统是不理解的缘故。生命如何理解呢?竟然没有标准答案。因为自己是生命,所以每个人都有发言权吧。如果在别人看来活的非常可笑,那么他是不是就真的很可笑呢?我又想起那部《松子的悲惨一生》。日本这个民族的人,能从柔弱的樱花里看出杀戮的气息和理由来,他们对于各种没有答案的问题,也特别感兴趣。

小说里一直眷恋着拆迁的祖屋不肯离去的女人,存留着几十年前的母子手册的母亲,古怪却仍是母亲,会收留另一个母亲,即使她是一个逃亡中的嫌犯。

生命终会有一些柔软。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