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无题


1
惠施做了梁国的宰相,传闻庄子要路过梁国,欲取而代之,惠施不放心,就跑来探口风。庄子就对他说:“南方有鸟名鵷鵮,它特别高傲,飞往北海,不遇梧桐树不栖,不得竹子之果不食,不得甘泉不饮。有一只猫头鹰拾得一块臭烂的死老鼠,见鵷鵮飞过,怕它抢走自己好不容易捡到的死老鼠,便仰头叫嚣:‘吓!吓!吓!’”庄子转过头来就对惠施说,现而今,老哥你忽然发了死老鼠的财,也来“吓”我么?

2
有只小黑猫,是捡来的野猫,海泥姐姐给取名叫做呱唧。在姐姐出国后,这只小猫就没少让寄养家庭大伤脑筋。它只要进了一家门,便立刻自来熟起来,打碎瓷器花盆无数,每日五点就大声叫唤,要有人起来陪着玩,否则就非闹得主人神经衰弱不可。主人家倒不好意思对它责罚,只是一味哄着,说小猫还小不懂事。半年这小黑猫换了三个地方,因为人的忍耐毕竟有限,谁能经得起它这听不懂人话的瞎折腾。不过我倒是觉得,它若是讲的人话,那说不定一家半个月都待不住。
主人家说:难道我们不是好吃好喝的,一下班就陪它玩,买了许多玩具给它?它还是整天叫唤,究竟要啥?
—它做野猫大半辈子,好不容易有人搭理了,要的就是永远也不失去这种安全感呗。这叫越没有越想抓,越抓越没有。
—那它叫唤走了这么多主人家,也没学乖?
—若是学的乖,何至于今呢。

3
我今天去了医院。每次去医院都会有许多感触。可我学医的同学觉得医院最无聊了,死活不答应带我去医院玩。
所以我就只能在生病的时候独自去医院玩了。血检的结果我的红细胞好像长的有点太大,我想象着那些扁圆的中间有个凹槽的饼饼在血管里跑路,顿时有点担心过大的饼饼会不会在哪里卡住动弹不得。
想象力太好就是让自己脑力超载。但我非但很难控制,常常还乐在其中。抽血的时候,一个女人对她男人手一挥——男人在这儿就是排队的,去排队!其实只有两三个人。
抽血的时候她老公把她的脸贴在自己肚子上,说没事的,没事的。女的说我才不怕呢,但胆气明显不足,还在发抖。
我觉得男人不如收走她的眼镜,效果可能更好些。
比如我回家路上往往摘了眼镜,大无畏的过马路。不是我天生什么都不怕,(其实也差不多了~),人不该认死理,心要开了窍才看得清,否则眼睛再大,也就是一只无辜的非主流。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