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莫名。其妙

我本来想说,有些事情就是莫名其妙发生的。但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就想到,没有事情是,或者说,所有事情都是,莫名其妙发生的。
我的电脑莫名其妙就系统文件损坏了。好像是在我对着它哭了几个小时之后,它就决定去死了,再也不忍受我这种莫名其妙的人。我的电脑像我本人一样莫名其妙而巨有骨气。good point 另外也可能是我前几天坐在它跟前用黑绒布和花棉布做了一只扭曲的布兔子(当它的身体朝你坐下的时候你会惊奇的发现她盯着你脸的右后方),我的电脑感到莫大的屈辱,它目睹了一只扭曲的布兔子的诞生,并感到自己无法超越这只丑兮兮的兔子与女主人的相似,进而决定自裁——在一厢情愿的、有mm特色的尝试修复系统文件失败后,我还断电把它静置一旁,并用手中的Apple 斗地主、taptap等各类生猛的小游戏威胁它(我更新了我的账户信用卡信息,并更新了操作系统,进而装上了各类废寝忘食,让脑袋一片空白、让脖子酸痛无比的小游戏,这一切原来只要几个叮当的美元。另外这也是你收到了app的邮件的主要内容和根本原因)。一天一夜后,我只得恢复出厂设置了事。因为我,也感到,我不说点啥,会死。
我在第一天回到北京的晚上,答应别人要写一篇09年的总结。后来我一直哭到电脑崩溃了,说明我心里是多么抵触回顾09年啊。敢操作,却不敢回想,这像一道工艺极其复杂的大菜,还需要莫名其妙的冲动与临时迸发的灵感,就从结果的糟糕程度来说,它也是登峰造极、无可复制。
你会不会醒来的那一刻想,这不是我吧,这是梦吧。啊我又明白了,原来电脑也是在启动的时候,认为操作文件不是自己的,“我没做过这个吧”,是梦吧。
电脑在重装之后,又像新的一样了。它的噩梦结束,新梦开始,可是我的呢?有人说,你为什么不让昨天过去?不,我不为昨天哭,我为明天哭。每一次我问“还能输的更惨吗?”都是事情变得毫无幽默感的时候。当然,你有一辈子用来pay,实在不行还能父债子还。
09,其实我想得更多的是这个十年的开始那一年。那一年我离开了家,开始大步的迈进“理想的自我”,我充满了骄傲,横扫千军,势如破竹。每一年回去,都会感到父母更仰视、依赖我一些。五年后事情开始下滑,所有人都感到了,但所有人都无法让我接受他们的一套——因为答案永远只在我这儿,不在别人那儿。在09年的最后,我又问,还能再糟糕一点吗?——我真不该那么问的。
还有人说,人生还远远没有结束呢。许多事情都只是一种状态,谈不上结果。是的,但是我已经快无法忍受这些出奇一致的“状态”的集中攻击。
还能再坏一些吗。也许我的初衷是,如同你们安慰我的,再坏一些,也许就开始好了。可是一直坏一直坏,从09年末,坏到10年初。我还是坚持,答案在我这儿,不在你们那儿。即使最亲的人都转身走了,我还朝着她们的背影喊,不听你们的。
09年充满了bad choice,能把每道题都选错也挺难的。我记得上学那会儿会在错题前面画个红圈,复习时只要看有红圈的题目然后记住正确答案。可惜人生随时都在考试,你也知道,十科里挂了九科并不说明最后一科不会挂。有一天如果我的植物或者别的什么忽然死了,那也只是莫名。其妙。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